第三十二章 江湖夜雨二十年

  

  百日性命?

  听到便宜师父的话语,不光是我,就连性子偏冷的老鬼也都坐直起身子来,问到底怎么回事,看着您龙精虎猛的,咋就只有百日性命了呢?

  便宜师父伸了伸懒腰,看了看老鬼,又看了看我,脸上竟然露出了几分慈祥来。

  他笑了:“想不到我南海剑妖临到死了,居然还会碰到你们这两个家伙,还会有人关心老子,说起来也算是幸运……”

  不知道为什么,也许是拜了师的缘故,我对这个脏兮兮的老头子莫名就多了几分依赖感,听到他的话语有些沧桑和惆怅,顿时就眼圈一红,说师父,你别这么说,到底咋回事,你可得我们说清楚啊?你刚刚收了我这么一个徒弟,还说要教我本事的,可不能一撒手,什么都不管?

  便宜师父闭上眼睛,说道:“这一切还得从几年前的黄山龙蟒说起……”

  他跟我们讲了一个故事,在他的讲述里面,有很多我们为之熟悉的名字,比如茅山、龙虎山,也有我们不熟悉的名字,比如邪灵教,比如茅山掌教真人陶晋鸿,以及他的大弟子黑手双城陈志程……

  追忆似水年华。

  在这便宜师父的口中,这里面的每一个人,都是当年江湖上顶尖的人物,随随便便一个拿出来,都能够镇得住一大片。

  其中最厉害的一人,不是茅山的陶晋鸿,不是龙虎山的张天师,而是一个叫做陈黑手的男人。

  后来的后来,他在监狱里窝着的时候,听人谈论过一件事情。

  那个叫做陈志程的茅山子弟,战胜了曾经笼罩在整个修行界头顶上的天字第一号大反派,一个叫做王新鉴的男人,完成了所有人都无法实现的绝杀,而这个陈黑手,还曾经跟他有过并肩而战的情谊。

  他当年御剑而飞,与这些顶尖群豪一起叱咤风云,谈笑天下。

  然而所有的一切也都在那一刻结束,他被人使了毒计,被一只大虫子把整个脑髓都给吸了干净,倘若不是他修行的道行不浅,以最快的速度逃遁,又恰好找到一副合适的躯体,恐怕早就死在了那天崩地裂的战斗之中。

  我不确定刚刚认下的这便宜师父到底是不是在吹牛,因为他说的一切,都在我的认知之外。

  我听说过茅山、龙虎,但却不知道这些传说中的道家祖庭、洞天福地里,竟然会真的有那种高来高去的神仙人物,也有点儿不敢相信,一个人的脑髓都给吸干,还能够借体重生。

  不过我还是姑且信之,因为在我看来,师父他实在是没有骗我的必要。

  就算他在吹牛逼,我除了鼓掌,还能说些啥?

  我将信将疑,而老鬼毕竟比我多见些世面,问他道:“师叔,恕我无礼,如果我猜得没错,你应该是精物所化,对吧?”

  精物所化?

  精物是什么?我脑子有点儿转不过弯来,但便宜师父却哈哈一笑,毫不避讳地说还是你懂行,其实听名字就知晓,南海剑妖、南海剑妖,老子可不就是一个妖怪么?

  什么,我这师父不是人?

  我愣了一下,下意识地打量起我师父来,他瞧见,伸手狠狠地敲了一下我的头,说瞧什么瞧,就你这道行,能够瞧出个什么所以然来?

  我捂着头不说话,而这便宜师父则得意洋洋起来:“说起老子的本身,叫做赢鱼,可是名列山海经之中的遗种,听我师父说,老子跟鲲鹏也是有些亲戚关系的。只可惜,这么吊的出身,老子都没有珍惜好,最后附在了这么一个垃圾身上,要不是我这些年躲在牢狱之中,早就寿元已尽了。我风光已够,二世为人,不为其他,一是传承,二则是想见一见我那霸道到没朋友的师兄……”

  他谈及往事,意气风发,却也不觉得生离死别有多么残酷,有一种视死忽如归的洒脱。

  讲了大半天,我方才晓得,我这便宜师父来历颇深,他原本也是这道上叱咤风云的一人物,百年前就已经横行江湖了,只可惜后来失手落败,附身他人,为了躲避仇家和命途,便躲在了这监狱里面来。

  这副躯体是个倒霉鬼,阳寿早就尽了,只不过他在监狱之中,通过秘术延命,方才残存于今日。

  他本可以继续这般活下去的,不过当他踏出监狱的那一刻起,命运就已经决定了。

  阎王教你三更死,不敢留你到五更。

  用他的话讲,他这种情况是属于生死簿上面挂了号的,一旦有所不查,那阴司就不会有任何疏漏,立刻过来索命。

  就算他用了大修为,顶多也只能延命百日。

  听完他的解释,我和老鬼对视了一眼,知道他之所以会如此,恐怕还跟我们的这一通逃亡有关系。

  特别是老鬼,我这便宜师父屡次救他,可是耗费了气力。

  一种压抑的气氛在我的心中升起,而作为当事人的那便宜师父却没有半点儿忌讳,哈哈一笑,说我本来就已经死过一次了,之所以一直赖在这儿,就为了这两件事,现如今眼看着就要成了,还有什么好遗憾的。

  我想起昨日拜师时的情形,有些忐忑,说我恐怕未必能够承载住你的期望啊。

  便宜师父手一挥,十分自信地说道:“我这辈子都没收过几个徒弟,就是因为太挑剔了,但是我看人很准的,你就是其中一个--就凭你那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心态,加上肚子里面的这个玩意儿,我就相信你日后,定能够成为我南海一脉出头的人物。”

  坐怀不乱?

  呃,师父,我可以告诉你,其实我和普通男人没有什么区别好嘛,之所以跟米儿没有什么亲密接触,只不过是喜欢那种纯纯的感觉而已。

  我读大学的时候,就已经不是了……

  被人误解,有的时候真的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,解释也不是,不解释也不是,而这便宜师父的洒脱也把我和老鬼给带出了那悲伤的氛围,三个人围坐在火堆旁,开始吹起了牛逼来。

  呃,说错了,说得文艺一点,叫做“江湖夜雨二十年”。

  老鬼之前的经历跟我差不多,都是在广东漂泊求存的一份子,若不是后来出了变故,说不定还会沿着以前的轨迹一直走下去。

  他接触便宜师父口中所谓的“江湖”并不多,而我更是白纸一张。

  大部分时间,我们都是听众。

  我们听着他谈及百年前风起云涌的“黄金时代”,那个大时代,整个天下奇人异士多如牛毛,然而无论怎样,都绕不开三个半人,前三个被唤作“最天才”、“天下三绝”,而最后一个人,则火速崛起,几乎统一了天下的旁门左道,又宛如流星划去;紧接着他又谈及了这一百年内的风云来,陶晋鸿、善扬真人、红色土匪王红旗……一个个据说是如雷贯耳的名字从他口中说出,而被他说得最多的,则是两个人的名字。

  一个陈黑手,一个小佛爷。

  听到便宜师父的讲述,我方才晓得这世间可有多大,无数风华绝代的人物来了又去,去了又来,忍不住幻想起,或许有一天,某个老头在跟自己的后辈谈及江湖往事的时候,会提及我隔壁老王的名字来。

  呃,为什么是隔壁老王?

  谈话间,时间不知不觉地溜走,便宜师父突然想起一事来,问我道:“你肚子里的那玩意,我看是成型了,可跟你有过沟通?”

  我点头,把那天迎战矮骡子的情形跟他讲起,便宜师父问,说你什么打算?

  我问什么意思,他就嘿嘿笑,说你有没有想法把她给生下来?

  我苦笑,说咱是一老爷们,根本就没有那功能,而且如果生下来,我就得死的话,我也没有那觉悟不是?

  不生下来,就弄死咯?

  怎么弄?

  便宜师父对于巫蛊之术并非擅长,一时也没有头绪,想了想,突然笑了,一拍大腿,说不如把她叫出来问问。

  对于他的办法,我感到无比诧异,因为前几天我曾经无数次试图沟通联系,都没有办法将肚子里那小丫头给叫出来,哪有那么容易?

  我刚要提出质疑,他却突然朗声念起了那南海降魔录来。

  同样的词语,从我口中念出,和他那儿念出,完全不是一个概念,无论是语调、语速还是咬文嚼字的感觉,都十分不一样。

  随着便宜师父的喝念,仿佛有一股风,从他口中缓缓吹出,我立刻感觉到腹中一阵疼痛,还未反应过来,腹如雷鸣,咕噜噜作响,紧接着,我不由自主地躺在了地上去。

  就在我躺下去的那一刹那,先前那个长得像米儿的娃娃,居然就从我的肚脐眼儿里爬了出来。

  小米儿一出现,瞧见我那一脸坏笑的便宜师父,还有冷冰冰的老鬼,吱呀一声叫唤,却是跑到了我的脖子边来,抱着我,瑟瑟发抖。

  什么情况,她在寻求我的庇护么?

  

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顶级神豪

    最新章节:第两百四十九章 一点机会都没了吗?
    女朋友嫌林云穷,跟着富二代跑了,结果突然冒出个首富外公来跟林云相认。“你为什么现在才来跟我相认,我就是饿死,死外边,也绝对不会跟你相认的!”“叮,银行卡到账一..

    北辰本尊08-18 连载中

  • 豪婿韩三千

    最新章节:第二千七百零七章 黑夜受辱
    入赘三年,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。而我,只等她牵起我的手,便可以给她整个世界。新书期一天两更,上架后三更。喜欢的多多支持,点个收藏,谢谢各位大佬。

    绝人08-18 连载中

  •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(神级龙卫)

    最新章节:第4818章 沈浪VS杨戬
    神秘高手龙潜花都,与冰山美女总裁签订婚约,但无奈被嫌弃。可怜的沈浪,只得外出觅食。不料一个个美女接踵而至,沈浪陷入各种桃运漩涡。当然,最主要的还是征服冰山女总..

    花幽山月08-18 连载中

  • 重生之国民男神

    最新章节:第270章 大结局(有话)
    前生司凰被至亲控制陷害,贵为连冠影帝,却死无葬身之地。
      意外重生,再回起点,获得古怪传承。
      司凰摸着下巴想:这真是极好的,此生必要有债还债,有仇报仇。
      *
      重临娱乐王座,明里她是女性眼里的第一男神;
      执掌黑暗势力,暗中她是幕后主导一切的黑手。
      一语定股市,她是商人眼里的神秘小财神;
      一拳敌众手,她是军队汉子眼里的小霸王。
      嗯……更是某人眼里的宝贝疙瘩。
      然而有一天,当世人知道这货是个女人时……全民沸腾!
      *
      面对群涌而至的狂蜂浪蝶,某男冷笑一声:爷护了这么久的媳妇儿,谁敢抢?
      “报告首长,李家公子要求司少陪吃饭。”
      “查封他家酒店。”
      “报告首长,司少和王家的小太子打起来了。”
      “跟军医说一声,让他‘特别关照’病人。”
      “啊?可是司少没事啊。”
      “就是‘关照’王家的。”
      “……”
      *
      许多年后,小包子指着电视里被国民评选出来的最想抱的男人和女人的结果,一脸纠结的看着身边的男人。
      某男慈父脸:“小宝贝,怎么了?”
      包子对手指,纠结半天才问:“你到底是爸爸,还是妈妈?”
      某男瞬间黑脸:“当然是爸爸!”
      小包子认真:“可是他们都说爸爸才是男神,是男神娶了你!”
      某男:“……”

    水千澈03-12 已完结